s
s
s
s
s
s

El contenido de esta página requiere una versión más reciente de Adobe Flash Player.

Obtener Adobe Flash Player


Detalle

世界詩人」共同宣言

世界詩人」共同宣言                李魁賢譯

         身為「世界詩人」一分子,已經到了應該為生命延續,站立起來參與、團結努力的時候了。我們是和平勇士,也是人類新階段的信使。我們是光明的詩人,光明驅使我們接受此項召喚,無論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會無動於衷。人類目前正生活在腐敗狀態的垂死掙扎中,詩人要扮演獨特的角色,接受新時代誕生的考驗。

        這是人類存亡絕續的關鍵時刻:不願繼續沿懸崖峭壁小徑走向滅亡,便該操舵認清方向,端賴集體努力衝破困境,以求永存之道。

        自從遠古時代起,人類就是攜手與環境共存,確保生命延續不斷。吊詭的是,人類又同時貪求無厭,強取豪奪,致使整個地球敗壞到極限,物種存活正面臨危機。於今,若人類不改弦易轍,後代子孫會有堅定理由譴責我們。


        另方面,同此脈絡,人類始終需索無度,不但地球的物質資源耗於成長和維生,人力資源亦然,被驅使進行人間的無情競爭,構成我們當中的主要驅動力。甚至達到互相殘殺地步,只為求生存,或不過是剛愎自用,自恃能耐。我們一邊敗壞地球生命體系,過度浪費物力和人力資源,一邊製造大量破壞性武器,造成瞬間毀滅人類的威脅。政經權力的稱霸,始終集中在同一批人手裡;這是今日我們公認的帝國統治型態。

        固然並非事事都負面,惟當前道德淪喪,倫理乖違,政治腐敗引起戰爭,經濟脫序造成歷史上的勞工陣痛,就像女人分娩,類似一個階段結束,另一階段誕生。

        我們的信念如下:

  1. 面對傾向獨裁控制的情境,導致我們人類社會不可避免走向自我毀滅,並且發生野蠻行為。有鑑於新時代在望,我們「世界詩人」採取一方面抗議,另方面建設新曙光,引導我們尋求堅決解放。
  2. 「世界詩人」(並不是所有詩人),也唯有「世界詩人」(因為不是所有世界上的詩人)願意說:不是我,「是我們」。只有願意放棄害人的「自我」,彼此以「平等」相待的人,才是全球集體行列的一分子,我們視藝術是為人類服務。
  3. 身為詩人不但要寫岀美妙詩篇,更要身體力行,意即不僅是有所感,而且要天天力求實踐,無時無刻,始終不易,同時定心思考,由衷感受。
  4. 身為「世界詩人」任重道遠。身為「世界詩人」承擔本宣言最基本要素,承擔保衛生命、愛、多樣性、自由,甚至能夠「為生命」犧牲生命,儘管我愛我的生命。我們所謂「足夠」,是「足夠」愚笨;我們受夠「自我」,因為無論對群體成長或個人成長,都無補於事,我們把詩藝置於為人性實存服務的位階。
  5. 身為「世界詩人」要立志成為勇士,馳騁於人性實存的平原,自時間漫漫長夜以來,即為詩人所當為。詩人追求生活完美和進化,努力以赴,揹起行囊,迎向將會遭遇到的實存條件。基於此等理由,我們面對日日假借自由之名所犯罪行,不甘默爾而息。我們要揚聲放射光芒,讓懦夫顫慄,我們要化文字為最佳武器,透過歷史的縱橫座標留下刺客聲望。
  6. 我們承認「世界詩人」對數世紀的人類成長貢獻卓著,聲名已鐫刻在百年普世史冊上和人類集體記憶裡。我們也承認匿名詩人行過地球,履行穿越時代的傳奇使命。我們深信其貢獻在當時,甚至到今日,我們站在人類新階段的門檻此刻,仍有其價值。但我們21世紀詩人不願沉緬於過去,而是更加凝視現在,展望未來。身為世紀詩人,我們要戮力創作,發揮想像力,找尋答案和詮釋,「今日」人類肆意從事明顯破壞和倒退的行為,正是我們此時此刻所面臨危機。
  7. 我們「世界詩人」宣告,彼此一律平等。無論是夙著盛譽或鮮為人知、成名或默默無聞、富有或貧窮、黑人或白人、混血或黃種人、只要我們站在生命這一邊,就要握緊刀劍,對戕害生命的敵人戰鬥,在拒馬前並肩作戰,保衛「正義」(全體同一正義)、「平等」(對地球住民一視同仁)、「自由」(真正的自由,不是人造 )、和「人權」,和平共存共榮。
  8. 「世界詩人」茲宣告,凡是找得到打擊邪惡舞台的任何場所,都是大殿堂,不然就是可悲的都市洞窟,地球人作息的大草地,或是礦工流血流汗的坑底。要敦親睦鄰,聽其言如像甘霖滋潤大地,傳遞優美景象,有如人類面前的花卉。詩人是引導勇士的光,正如黑夜裡的沙丘。
  9. 「世界詩人」茲宣告,我們本身是和平主義者,既不懦弱,也不消極,更非好戰之士,惟無論態度或姿勢,絕非天真。我們本質上重感情,為求藝術表現,費盡心血寫作。我們沉醉於創作魅力,已臻藝術創作暈頭轉向的極限。此項藝術創作始終有一集合目標:「試圖改善生命」,我們個別的生命以及集體的生命。我們是和平主義者,追求「普天之下」的和平,但「和平」得之不易,必須辛苦力爭。這是我們要自許勇士的道理。而若無「正義」,即無「和平」可言。只有首先實現正義,才有可能帶來和平,否則就像目前一樣,統治型態與「墓地」裡的「和平」無異。
  10. 身為「世界詩人」,必須不斷力求上進,增加多樣性,也接受多樣性,正如我們接受存在的複雜性。在「世界詩人」隊伍中,始終有戰鬥的空間,無論信者或不信者、無神論者或宗教信徒、立場對或錯,始終站在生命這一邊;無論異性戀、雙性戀或同性戀,只要是崇高愛情的戀人;無論現代勇士或古代勇士,始終捍衛「善良」的鬥士。大鍊條會結合世界,環環相扣,由詩人打造,在時代曙光初露起就已發生的抗爭中,傳遞希望和笑聲。
  11. 人都有卸責給他人的傾向,我們的挑戰是,每一位都為自己的本質和方向感負責,不假他人來掩飾失敗和錯誤。我們的希望在於藉文字提升自己,亮起各人心中的動詞,詠岀詩的高峯,在心靈寧靜之夜,保護自然的子宮。身為早晨的千里眼,我們每人都能以愛,透過文字提升心靈。詩屬於世界,使我們自己受惠。

 

世界詩人

參加戰鬥支援人性實存!

自動團結使生命永續發展!

 

 路易.阿里亞斯.曼佐(Luis Arias Manzo)

創辦人 – 祕書長

 

 

Desarrollado por: Asesorias Web
s
s
s
s
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