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s
s
s
s
s

El contenido de esta página requiere una versión más reciente de Adobe Flash Player.

Obtener Adobe Flash Player

Lu Yang / 鲁扬
Nacionalidad:
China
E-mail:
sdluyang@gmail.com
Biografia

Lu Yang / 鲁扬

Lu Yang(b. 1971)was born in Liaocheng in Shandong Province. A free poet and independent writer in China, a member of 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an editor-in-chief of  "China contemporary poetry" and now in charge of  "BBS" Chinese free culture. 

E-mail: sdluyang@gmail.com

 

 

    “六四”是什么?

                           ——中华祭

 

“六四”是什么?

是文章中不能出现的词,是互联网上发不出的字,是两个黑色的数,是一对莫名其妙的“*”符

 “六四”是什么?

是中国人口中忌讳的两个数,是诗人笔下敏感的词,就胆怯者想象中的恶兽,是聪明人急急绕开的“陷阱”

 

“六四”是什么?

是百余位母亲的泪,是千余位父亲的悲,是数万计仁人志士心中的痛,是亿万中华儿女泣血的记忆

 

“六四”是什么?

是十七年的苦难,是十七年的期盼——十七年英灵不得安息,十七年的天空依然阴云密布,十七年的中国大地依旧布满荆棘与泥泞

 

六四是什么?

是自由,是民主,是热爱——是万千中华优秀儿女渴望民族进步而澎湃在神州大地之上的万丈豪情!

 

“六四” 是什么?

是血的呐喊,是火的抗争,是中华民族一次伟大的觉醒,是民族儿女们一次自由而伟大的正义行动

 

“六四”是什么?

北京知道,北京天安门广场知道,北安天安门广场几十万人知道,北京百万市民知道——中国知道!——世界知道!

 

“六四”是什么?

是枪声,是坦克轰鸣声,是在枪声和坦克轰鸣声中死神在中国大地之上的一次狂舞,是独裁者与死神携手制造的反人类文明一次暴行——是大屠杀!

 

“六四”是什么?

撒在中华大地上的血知道,在天不朽的英灵知道,中华民族的良心知道——正义之神,自由之神,伟大的诗神知道!

 

“六四”是什么——

是一次集会,是一次游行,是一次静坐,是一次绝食——是一群热血青年用和平方式,反腐败,反专制,求民主,盼自由——发自内心对民族,对国家之爱的一次集体呼声

 

“六四”是什么?

是清算,是迫害,是流亡——是凭一条信息就可把一位诗人判十年的徒刑——是现代人类社会,世界各国也难以看到,也根本不可能发生的暴行!

 

“六四”是什么?

是魔鬼之火,是罪恶之花——是独裁者无法越过的高山,是专制者永不能渡过的深渊!是中华儿女永不会忘记的一个黑色的日子!

 

“六四”是什么?

是文明之火,是自由之歌,是中华儿女激荡热血所奏出最辉煌的乐章,是响彻中华大地之上与长空之中永久不息,永传千古回响

 

“六四”是什么?

是民族涅盘,是祖国再生,英雄儿女们用生命的自焚之火迎来的辉煌——是光照我中华大地的一束文明的曙光!

 

“六四”是什么?

是诗人必吟的歌,文人必写词,史家必记的事实——诗人由此而不朽,文人由此而伟大,史家由此名传千古!

 

“六四”是什么?

是独裁者耻辱的墓志铭,是自由者不朽的通行证,是独裁者绕不过去的沟,迈不过去的坎——是这个时代向往自由而奋斗的人们所搭乘的一辆开往不朽的列车!

 

 

        国 家

 

国家在前  国家在后

国家在左  国家在右

国家在上……

 

在挤满国家的国土上

人们已无法站立成人形

只有伏地变形为一只只爬虫

在林立的国家缝隙间

──爬行……

 

 

        人 民

 

人民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农民

一个人不算人民,一个农民也不算人民

人民是指一个集体,不是一个集体不能称人民

──精通政治学的人士如是说

 

如此说来,我不是人民

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祖父也不是人民

难怪祖父一辈子要“人民代表”来代表他

难怪我活了三十多岁没参加过人民选举,没见过选票

那么,我何时能成为“集体”,当一回“人民”

──在不让自由结社和自由集会的国家里?!

 

 

        无声者

 

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对最初者的声音是怀疑的

他们从没听到过那个声音

他们不相信有一种声音是关于光的

他们不相信温暖会来自声音

不相信爱会源于声音

 

他们不发声 他们也不想发声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发声

他们以为自己活着不用发声

于是一些人趁机剥夺去他们的发声权

——他们干脆认为自己根本就不会发声

生来就没长那种发声器官

 

于是在这片土地上

总是一部分人代替另一部分人发声

代替另一部分人思索

甚至代替另一部分人活着

而无声者,总是被一些人称之为“伟大、勤劳、勇敢者”

而后隆重地抬入一个用最豪华,最庄严的词汇搭建的坟墓

——“人民”——之中

 

 

        区别

 

用人口发出声音与动物区别开来

用文字发出声音与庸人俗辈区别开来

 

我用口发出声音 却沦为动物

成为一只不停奔徙在这片土地上

又不停地被人驱赶的野狗

 

我用文字发出声音 却成为异类

——一位被先进文化者们拒之门外的异类

 

但我依然庆幸——

庆幸自己终于和一些所谓的“人类”区别开了

成为大地上一只真正的兽

 

我终于可以和一切向往自由的灵魂

一起自由地狂奔,呐喊,歌唱了

 

Desarrollado por: Asesorias Web
s
s
s
s
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