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s
s
s
s
s

El contenido de esta página requiere una versión más reciente de Adobe Flash Player.

Obtener Adobe Flash Player

Luo Yongquan / 罗勇泉
Nacionalidad:
China
E-mail:
guang198964@gmail.com
Biografia

Luo Yongquan / 罗勇泉

Luo Yongquan(b. 1972), born in Nanxiong,Guangdong Province(广东省南雄市).
He was put into jail from 2001 to 2004 as a crime of anti-party
and anti-socialism because of writing some dissident poems and being a member of
Democratic Party of China.
 Later, he was put into labor camps twice in 2009 and 2011, respectively, because of
two famous poems “My Homeland” and “A Crazy Dog & A Beast”. The Government
accused him the crime of attacking socialism system and opposing to the
leading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t present, he is a member of 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My Homeland / 祖国

 

这是悲哀的祖国
          

一个衣衫褴褛的白发老妪
          

背负着三千年的沉重枷锁
          

在泰山的压榨下苟延残喘
          

躯体溃烂,被寄生虫腐蚀
          

成一个巨大的异形
          

张开血淋淋的虎口
          

吞噬这块黄土地上
          

每一朵花蕾的露珠
          

和每一棵大树的根
          

剩下静默无边的羊群
          

在牧羊人的皮鞭下
          

关起羊圈
         

关上窗户
          

戴着红花
          

合唱:白骨累累的天朝
          

泪水湿透了我的眼眶

          

 

这是英雄的祖国
          

纵使枯枝与腐叶
          

布满大路的尽头
          

依旧有飞舞的雪花
          

在冬天的江河
          

结出晶莹的冰桥
          

纵使黄沙与乌云
          

笼盖天下的山林
          

依旧有耸立的山峰
          

在黑夜的墓场
          

发出幽谷的回音
          

纵使铁蹄与枪口
          

抢光每朵鲜花的氧气
          

依旧有不入眼的草籽
          

在秋风萧瑟下在野火焚烧中
          

守候着彼岸早春二月的晨露
          

泪水涌出了我的眼眶

          

 

这是壮丽的祖国
          

飞蛾扑火在辉煌中
          

黄河咆哮地奔入东海
          

海浪一波接一波
          

击顽固不化的岩石
          

泪水淹没了我的视线
          

朦胧中,我依稀看见
          

从噩梦中惊醒的人们
          

仿佛听到了黎明的号响
          

陆陆续续在打点行装
          

开门,走向雾气笼罩的广

 

 

        I Prescribe for Myself / 我给自己开药方



 

这年头,上不起医院


从监牢的裂缝间爬出后脑勺


细数半白的头发居家过日子


脂肪肝就隐隐疼痛开来



 

从右侧肋骨间漫延战火,每一处


穿心的身体上开出腐尸的苦菜花


翻江倒海打起斗战胜佛的筋斗云


出口股市下跌深井,谷丙脢数上升电梯


如疯长的物价是笑贫不笑娼的长舌小人



 

在我头上,乌鸦尖叫了一百遍


让我把一张乌龟头,领袖乌云


撕成卫生纸反反复复用了一千次


跑短了的腿,头发长不出一瓶海飞丝


从人民医院集体病房的号子声


飞不出一个奥运冠军去领出院证的金牌



 

只有守寡家中,从黑市的地摊上弄来一本草药书


仿佛《本草纲木》张开了《黄帝内经》


金灿灿的《金光大道》跑步向共产主义的天堂


死了,就死了吧


老祖宗的草药之学就在我手中发明原子弹吧


从没有学过医的我,开起了中医处方



 

大鹏展翅,惊飞了一片麻雀唧唧咕咕


陈皮、红花、红枣各六钱


又或是佛手、丹参、山渣、炙甘草各五钱煎水


多么神奇的祖国医学,尼姑庵里高香点燃


一共是十七元八角,从中药店里提起十叠的药包回家


生火,加水。沙锅熬成了一碗碗的黑沟油


捏着鼻子灌下,大地的肚肠沉沦


从此,风吹草低,羊群咩咩,牛群哞哞

 

 

        Frog Haze / 雾霾

 

当每天呼吸的自由


成为一种奢侈的象征


这块天空下还剩下多少


花蕊。可以出口转内销


上架为美白洁面乳


流入假货市场猖狂



 

不要笑话,神话就在身边


发酵。侵略生活每个细菌


吞云吐雾一个个修炼成妖


开出一朵朵罂粟花的美德



 

出门,穿越夜的火线


与戴满防毒面罩的首都


争抢一个流产的座位


回家,倒在冥界的入口 


与幽魂分脏一条红底裤


隔壁,传来一声乌鸦尖叫

 

 

 

 

Desarrollado por: Asesorias Web
s
s
s
s
s
s